龙8国际娱乐pt官网

首页 > 教育资源 > 龙8国际娱乐中心论文

论贾政的封建卫道士形象

[移动版] 作者:1639198559

在四大名著《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和《红楼梦》中,人们对《红楼梦》中贾政的形象论述颇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此笔者浅谈 一下自己的见解。

作为古典小说的高峰之作,《红楼梦》塑造人物集中了中国古典小说之大成,创造了极为丰富的艺术经验。曹雪芹笔下的形象,性格丰满,“都不是简单的以好人坏人来分的”[1],贾政也是如此。《红楼梦》作为一部“人情小说”,写尽了封建制度衰落的背景下大家庭内部的人世百态,作为一部悲剧小说,更是从命运、文化、社会、家族、爱情、理想等角度全方位地描写人生的悲剧。对于贾府的败落,曹雪芹对它是有所惋惜的,贾府是个诗礼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由“烈火烹油、鲜花着锦”[2]的盛世无可挽回地走向日暮途穷的末日,最后“忽喇喇似大厦倾,昏 惨惨似灯将灭”【2】(P),一败涂地,表演了一出“树倒猢狲散”,“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家庭悲剧。透过这个家庭悲剧,反映了整个历史、时代都已走向不可挽回的衰亡。曹雪芹对于这个封建家族的家长——贾政,既有谴责,又有同情。本文着重从贾政作为封建家长和、儒家士人等方面,来展示论述贾政封建卫道士的行为。

一、维护礼教的封建家长

在《红楼梦》中,贾赦、贾珍、贾琏和贾蓉等人,是一群败家子的形象,偷鸡摸狗,荒淫无耻,道德败坏,且又倚仗财势,横行霸道,为非作歹,这些是贾府败落以至被抄家的直接原因,是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加速了封建统治阶级的迅速衰亡。在贾府的所有男人中,除了李纨的儿子贾兰以外,恐怕真的只有贾政一个人按照封建礼教的要求,认认真真的教子了。长期的儒教思想和传统文化浸染下的封建家长贾政,他恐怕想只手撑天挽大厦于既倒了。

封建统治阶级内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正如探春所说:“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倒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2](P)表面一套,背地一套,两面三刀的事儿数不胜数,像贾琏、王熙凤夫妻,也是你防我,我防你,甚至恨不得压制对方。这些人虚伪、残忍。在曹雪芹看来,贾政是一个守本分的人。他死心塌地地维护封建统治,力图巩固自己的家族和阶级的地位。

试看贾元春的经历。贾元春被选入宫,长年不见,亲情几乎被完全割断。元春省亲之时,贾政作为父亲与元春含泪对答,那是感人肺腑的真情流露。贾政在人们面前都保持着家长的威严,能“含泪”可见其情亦深。“他的这种真情是由人伦的孝推及君臣的忠而激发出来的一番对‘今上’的克敬克忠之心融化在血液里,表现在行动上,流露在言语中”[3]

再看贾宝玉。许多人都认为贾宝玉与贾政是完全敌对的,宝玉是贾政眼中的“眼中钉”、“肉中刺”,欲拔之而快,并时常引用第三十三回宝玉挨打的情节来证明此观点的正确性。俞平伯的看法是“反正《红楼梦》对贾政有贬无褒,退多少步说,亦贬多于褒”[4],

中国自古以来,家长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望子成龙,特别在封建时代,光宗耀族,光耀门楣是许多人的愿望。作为卫道者,贾政忠于“正统思想”,他也在努力地挣扎,父子亲情“在强制的封建伦理道德支配下被维系的并非发自生命本身的一种情感,因而伴随着这种道德温情所存在的是肉体和精神的痛苦,美好与柔软并存,和谐与悖理为伴”。

现以三十三回为例。在第三十三回中,宝玉被贾政暴打,三个原因凑到了一起,使贾政的怒气逐渐积累,最终爆发:一是会见贾雨村,他委委琐琐,不似往日伶俐,表现不好;二是忠顺王府向宝玉索要琪官,宝玉刚开始撒谎,后来因为证据确凿才招供,可见与优伶“斯混”不假;三是“强奸”金钏未遂,逼死金钏。这些事中真正让贾政怒气大发,坚持要打宝玉的是第三件事,贾政认为贾家“自祖宗以来,皆宽柔待下”“弄出这暴殒轻生的祸来,若外人知道,祖宗的颜面何在”[2](P).当他知道是自己以荣家希望的宝玉时,失望、悲愤之情一并暴发,他“满面泪痕”,“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2】P,“咬着牙”分明恨极了,王夫人的劝阻在他看来是把宝玉“酿坏了”,更加生气,父子冲突在这一回中发展到高潮。贾政亲自动手痛打宝玉,也是因为宝玉所做“太过”,气急了才这么狠的,贾政听了王夫人的哭诉,“那泪更似走珠般滚了下来”。在这一段文字中,贾政有三次流泪,后来“灰心自己不该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这是贾政作为一个正常人所具有的正常的情感,正常的行为,在这回中,痛苦的不仅是宝玉和他周围关心他的人。最痛的很可能是贾政,因为宝玉有一群疼他爱他的人,贾政则是完全孤立的,他的爱子之心无人理解。作为一个父亲,他逼着宝玉去读书、科考,希望宝玉成为一个“于国于家有用”的人,这是在维护封建道德,并且是尽心竭力。

说贾政对宝玉的诗总不称赞,有时则“断喝”“谩骂”。诚然,贾政对宝玉过于苛刻,而且贾政的性格特征都是在与宝玉的冲突中展现的,所以便有了宝玉的真与贾政的“假”相对,宝玉的灵活与贾政的“呆板”,宝玉的厌弃功名与贾政的“仕途经济”相对等一系列的对立,曹雪芹也是有意的将贾政塑造成与宝玉相对立的形象。在七十七回中,贾政命宝玉坐下吃菜,向环、兰二人道:“宝玉读书不及你两个,论题联、和诗这种聪明,你们皆不及他”可见,贾政评价子侄的标准是学问,他在极力引领子侄走仕途之路,这正是一个封建卫道士的理想。.

二 圆滑世故的儒家文人

汉代以来,经过大儒董仲舒等人的努力,儒家文化成为了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它的最高理想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6],其中在这“八条目”中,“修身”是中心环节。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自然把它奉为最高准则。儒家文化强调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在于使人弃旧图新,在于使人达到最完美的境界,知道应达到的境界,才能志向坚定,志向坚定才能有所收获。在四大家族“贾王史薛”中,贾家有着“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的美誉。在荣国府中排行第二的贾政,他有别于荒淫无耻、有世袭爵位的长子贾赦。贾政在小说中形象是这样的:天资不是很高,识见能力平平。贾政起初是“诗酒放诞之人”,他自幼酷爱读书,他信奉四书五经,而且也以儒家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小说中作者借冷子兴之口评价:“训子有方,治家有法”[2](P)。他以此来训导贾家后人。希望“诗书礼仪之家风”传之久远,但是事与愿违,他的努力却走向了希望的反面。他是受社会统治思想支配的悲剧。他思想比较保守,处处遵循名教秩序。他的人生娱乐是谈论轶闻和做诗填词。他读书却没有用处,既没有像标准的儒家文人“科甲出身”,做官上也是毫无作为。文人的那一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和行为原则,他恐怕勉强做到了“修身”。在第十七回,众清客请贾政拟匾,他说:“你们不知,我自幼花鸟题咏上就平平的,如今上了年纪,且案牍劳烦,于这怡情悦性的文章更生疏了。便拟出来,有不免迂腐,反使花柳园亭因外而转色,转没意思。”【2】(P)这段话中或许有自谦的成分,然而我们仍旧可以从中看出贾政对自己也算了解,因而王希濂评价他“有德无才”是相对比较客观的,他像那个时代的大多数文人一样,读了腐书,实际行动上却无多大作为,“这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儒家文化内在的矛盾、衰败的根源以及儒士的存在的悲剧!”

贾政希望贾家的“书香门第”继承下来,可是,贾府中认认真真读书的人没有几个,贾赦、贾珍、贾琏等人“一代不如一代”.试看贾政在回答元春时的一段话“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凤鸾之瑞。今贵人上赐天恩,小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政夫妇。”[2][P],时刻注意不把家庭私情带入官事之中。

在“治国”这一理想上,贾政从工部员外郎这个从五品官员做起,后来外放了学差和江西粮道,可谓一帆风顺。但后因贾赦的原因获罪,又因元妃世袭爵位,悲中有喜。荣国府中人认为贾政是“不知当官之计的人”、“不能 在外应酬” , 但朝廷却委以他重任,其政绩可想而知。  贾政在大家为宝玉伤心时说道:“ 这是一定的道理.如今只要我们在外把持家事,你们在内相助,断不可仍是从前这样的散慢.别房的事,各有各家料理,也不用承总.我们本房的事,里头全归于你,都要按理而行.”[2]p此时贾政似乎明白了肩上的重担。贾政,一个力图使行将败落的贵族大家庭能够存亡继绝的封建统治者,一个正统派的代表人物,在宝玉这个“冥顽不灵”的“孽种”面前,既愤怒又悲痛;既威严又虚弱。他有与清客下棋吃酒的嗜好 ,他在消磨和享受人生。 他有乐于读书的情趣,因此,贾政也有“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也不枉此生”的喟叹,也有“归农”的意愿,但自幼所受的儒家教育不允许他这样做;他也可以像贾珍他们一样任意享乐而不用顾忌其它,反正有爵位、有官做、有田地、有钱花;也可以和颜悦色做一个慈父,享受天伦之乐,使儿子像个儿子,父亲像个父亲。但是,他没有。根据曹雪芹前八十回的描写叙述,许多红学专家推测,贾家并没有中兴,而是一败涂地,而是“忽喇喇似大厦倾”,贾政也被掩埋其中。贾政所信奉和尽忠的封建制度最后也抛弃了他。

三、结束语

文学即人学,人的各种遭遇,即所谓的命运,常常是文学家们注意的中心。各种各样人物的命运,是历代文学家们所写的文学作品的主题,透过命运可以直接或者间接地说明它们赖以生存的社会制度的优劣,反映那个时代的风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人们常常这样评价文学。对贾政的认识也如此,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红楼梦》中反映的整个历史和时代都在走向衰落,作为封建卫道者,贾政便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他们极力挽救赖以生存的制度。但是他们阻挡不了历史的车轮,只是挡车的螳臂而已!

[参考文献]

[1]冯其庸.《冯其庸点评红楼梦》[M]北京:团结出版社,2004

[2]、曹雪芹、高鄂.《红楼梦》[M]北京:燕山出版社

[3]、王蒙.《红楼梦启示录》[R]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

[4]、俞平伯.《俞平伯点评红楼梦》[M],北京:团结出版社,2004

[5]脂砚斋.《脂砚斋批评本红楼梦》[M]长沙:岳麓书社,2006

[5]、马瑞芳主编《名家解读〈红楼梦〉》[D]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4

[6]《礼记.大学》[M]  巴蜀书社

查看更多贾政 红楼梦 卫道士资料
随机推荐